背景

世代协议

是指筹集法定养老保险资金的体制:今天的从业人员缴纳保险费,以现收现付的方式为已经离开职业生涯的一代人支付养老金,以此期待下一代今后赡养他们。早在 1889年德国就已经引入首部养老保险法规。除了雇员与雇主支付的费用,该体制现在也由联邦补贴承担支 付。从2002年起,法定养老保险通过国家促进的资本积累制私人养老保险得到补充。除了雇员从法定养老保险中获得的养老金,退休金机构和其他保险机构确保 了公务员和自由职业者的养老保障。

事故保险

法定事故保险是企业主为雇员投保的赔偿责任险,保护雇员免于承担工伤事故或职业病的后果。

入籍

持续在德国生活的移民在特定条件下可以申请加入德国国籍,2016年有110400名外国人入籍。

bamf.de

养老保险

法定养老保险是养老保障最重要的支柱,其资金的筹集基于现收现付制:目前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是由正在工作的雇员和雇主每月缴纳的保险费来支付,投保人通过缴 纳保险费,在退休前取得自己领取养老金的权利,而他们未来的养老金又是由以后几代人以自己的保险费来筹集资金(《世代协议》)。除此以外,企业与私人养老 保险构成了养老保障的第二和第三支柱,在一定条件下也得到国家的促进。

医疗保险

德国几乎所有居民都参加了法定(90%)或私人(10%)医疗保险。医疗保险机构承担医疗检查、药品、住院和预防等方面的费用。医疗保险费由雇员与雇主共同支付,法定保险投保人的无业亲属无需缴纳保险费。

增长的期望寿命

20世纪初平均期望寿命只有大约46岁,而如今在德国出生的男孩可望活到78岁,女孩甚至可望活到83岁。

失业保险

德国失业者有权得到资助。在过去两年中向法定失业保险机构至少缴纳了12个月保险费的失业者,可以领取失业金(最后一次净工资的60%至67%)。失业金 来自由雇主和雇员各自承担一半的保险费。领取失业金的最长期限为6个月至24个月,在这之后可申请求职者基本保险 (“失业保险金II”),具体计算视救助需要而定。在经济危机中,从税收中支付短时工的补贴,这一措施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可使企业在经济形势困难的情况 下避免裁员。

护理保险

护理保险于1995年作为社会保障的“第五支柱”引进,这一义务保险通过雇主与雇员均摊保险费、以现收现付制程序筹集资金。

生活标准

德国属于世界上生活标准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德国在期望寿命、扫盲程度和人均收入方面是世界上最发达国家之一。卫生体制提供了广泛的医疗条件,法定医疗保险机构、护理和事故保险、养老保障和失业保障等社会保障体制保护了人们免于生存风险。

男女平等

在德国,《基本法》确立了男女平等,法律规定也明文禁止在劳动条件和劳动报酬上的性别歧视,目前也已出台众多法律保障女性权利。此外,德国拥有广泛的国家 与非国家机构网络,以保障两性平等权利。随着“性别主流”的引入,妇女政策已经作为横向任务融入到了所有政府部门与行政机构中。这样,国家在为男女两性创 造平等生活条件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些措施成效卓然:从联合国衡量女性参与经济与政治程度的创业板指数来看,德国排名第9,属于世界上排名最好的国家 之一。

社会救济

社会福利网络由社会救济得以补充,经费来自税收。如果个人凭自己的力量和财力以及亲属的力量无法从困境中摆脱出来,则可以领取社会救济。在老年和长期无就业能力情况下可领取基本保险,国家也为维持个人生计或为生活状况特殊的人提供救助。

社会福利国家

社会福利国家原则在《基本法》第20条中得以确立,即使修改《基本法》,也不得取消。这样,《基本法》就促使国家有责任在提供自由空间以外,也必须保障其公民的物质生活基础。而个人也必须为自己的社会保障承担责任。

移民

德国19世纪就已经成为众多移民的目的国,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它是欧洲移民人数最多的国家。1950年外国人还只有约50万人,占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 人口比例的约1%,现在这一情况有了明显改变:目前约有1000万外国人生活在德国,占总人口的12%。

老一代的生活方式

老年人不仅比他们的先辈寿命更长,也更健康、体力更充沛、更活跃。他们的经济能力很强,60岁以上的人占了整个购买力的近三分之一。50+一代的人生活方 式有了显著变化,大约半数的人越来越重视健身、身体健康和舒适。因此,体力活动和体育运动就显得日益重要,60岁以上的人中有三分之一几乎每天都从事体育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