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欧洲

欧洲共同行动

在外交与安全政策以及其他更多领域,德国致力于欧洲的一致行动。
Europaflagge
© Stephan Dinges/stock.adobe.com

德国与其欧洲伙伴在所有核心的政策领域密切合作。2009年,欧洲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GASP)通过《里斯本条约》进一步制度化。由外交部长理事会主席担任的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同时也是欧洲委员会副主席。2019年12月起这一职务[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由西班牙政治家Josep Borrell(何塞·博雷利)担任。他负责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问题,并对外代表欧盟。在履行职责过程中,他依靠欧洲对外行动署(EAD)的支持。

安全与防务领域的合作

通过这种制度化的革新,欧盟在国际上的可见度和影响力显著加强。欧洲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也确保了欧盟拥有必要的行动能力,进行有效的危机管理。投入行动的既有民事手段,也有军事手段。为加强GSVP的民事维度,德国将在2020年下半年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期间在柏林启动一个“欧洲民事危机管理能力中心”。该中心将促进各国最佳实践模式的交流,为未来的共同民事危机管理开拓新思路。

从长远角度来看,需要建立欧洲安全与防务联盟(ESVU)。2017年欧盟在安全与防务领域达成的“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为此奠定了一个基础。目前德国在PESCO框架内领导多个项目,其中包括协调为欧盟训练使命进行的士兵培训。

难民与移民应对中的未决问题

主要在2015年及2016年涌向欧洲的难民与移民潮是一个全欧洲的话题,德国与其伙伴正就此寻求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连同2016年3月的《欧盟-土耳其声明》、与非洲难民来源国和过境国的移民伙伴关系以及对蛇头的打击等措施,欧盟委员会的《欧洲移民议程》已经取得具体成效:在最重要的难民迁徙路线上,2019年的非常规越境人数为自2013年以来最低。但2020年初,在土耳其再度临时开放其一侧边界后,土耳其-希腊边境局势有所激化。欧盟内部的难民对待以及避难申请者的公平分配问题,仍需要一个可持续的、责任共担的解决方案。

德国致力于在危机预防与人道主义救援的框架内消除难民产生的原因。此外,对难民的“启蒙”也至关重要:比如德国外交部及在危机地区的驻外机构让人们了解逃亡与非常规移民的危险,并有针对性地用事实驳斥由犯罪蛇头散布的虚假信息。

为了具有竞争力的欧洲工业

欧盟的经济成就有赖于自由的世界贸易。欧盟已与大量国家与地区签订了贸易协议,并仍在致力于达成更多的贸易协议。如2019年,欧盟与南美国家联盟Mercosur(南方共同市场)的成员国达成了一项全面的自由贸易协议。在欧盟内部的贸易中德国也是深受欢迎的合作伙伴。2018年德国是17个欧盟成员国的最重要出口目的国。

德国致力于提高欧洲工业的竞争力,与法国伙伴一起呼吁打造“欧洲冠军” -- 具备全球竞争力的大型跨国工业企业。为了使之成为可能,德国还呼吁对欧盟竞争法规进行审查和调整。它也成为联邦政府2030工业战略的一个部分。在该战略中,德国政府还要求欧盟委员会为欧盟制定一个全面的、长期的工业战略。

法治国家的崇高价值

德国为在欧盟中保护和加强法治国家水平而努力。2000年通过的《欧盟基本权利宪章》就是由德国发起的。此外,德国长期以来也一直为欧盟加入《欧洲人权公约》而努力。因为最近在一些欧盟成员国中有违反法治国家原则的情况,2019年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要在年度报告的框架内对所有成员国的法治国家发展情况进行审查。欧盟委员会现在就已经拥有一系列手段来应对不遵守法治国家标准的情况,例如,在认为某个成员国的法律违反欧盟法律的情况下,欧盟委员会可以向欧洲法院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