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的生活方式

家庭具有重要地位 -- 如今也有许多父亲休育儿假
家庭具有重要地位 -- 如今也有许多父亲休育儿假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同居的新形式给德国社会带来影响。职业与家庭之间的联系得到有针对性的促进。

即使在21世纪个性化、高度流动性的世界里,家庭仍具有核心意义,八成德国人认为家庭仍是最重要的社会单位和起到关键影响的关系群体。

picture alliance/Christian Ohde

同时,关于典型家庭形式的看法也在改变,目前还生活在家庭中的德国人不到半数。虽然传统的家庭结构正在萎缩,但2016年最常见的家庭形式仍是带低龄儿童的夫妇,比例为70%。

婚姻缔结数呈最近有所增加,2016年为410000例,约三分之一的婚姻最终离异,2016年离异的婚姻平均持续时间为15年。2015年约46000例婚姻是在德国人和外国人之间缔结的。

带孩子的非婚姻同居关系人数显著上升。1996年到2013年间,这类家庭在今天1110万个家庭中所占的比例翻了一倍。带孩子的伴侣中有十分之一没有结婚。单亲家庭也是增长的家庭形式,单独抚育子女的人如今已占到父母-子女关系的五分之一:270万名单独抚育子女的人中,近九成是女性。单独抚育子女的人往往面临陷入贫困的高风险,其中超过50%的人领取国家补贴。

日渐重要的家庭形式还包括同性伙伴关系。2015年德国有9.4万对同性恋伴侣处于同居关系,比10年前多一倍,其中约4.3万对是正式登记的伴侣。2001年起同性伴侣关系受法律保护。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通过了“面向所有人的婚姻”(Ehe für alle)。如今,同性伴侣拥有了缔结婚姻的所有权利,比如也包括收养子女的权利。

在同居出现新形式的同时,单人家庭的数量也在增加。41%的私人家庭是单人家庭。这一发展一方面是因为人口结构转变,导致独居老人的数量增长,另一方面确实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独自生活。

通过育儿假和父母津贴有针对性地扶持家庭

家庭内部结构中的坐标值也同样在变化。父母和子女的代际关系往往良好,大多不是通过传统的或权威的教育模式,而是以通过参与、关心、支持与教育达到自立为特点。

在职母亲的比例已升至66%(2006年:61%),在有子女的就业女性当中,非全职工作的比例为70%,尤其是那些子女尚在学龄前的人;在职父亲的这个比例则仅为5%。2014年德国女性就业率为74%,明显高于欧盟平均值(68.5%)。

2007年引入的育儿假使家庭的建立和职业的发展可以更好地联系起来。育儿假使父母双方都可以暂停工作,请假时间最长可达三年。育儿假期间,他们可以领取最多14个月的父母津贴,金额为其最后一个月税后收入的67% -- 至少300欧元,最多不超过1800欧元,以确保家用。

75%的德国人认为父母津贴是一个好规定,几乎所有的父母都会利用它。不过五分之四的父亲只请假两个月的最短时间。孩子出生后留在家里时间较长的,仍然主要是母亲。现在有了2015年增加的父母津贴+,她们就可以更早地重回职场,这一规定让非全职工作的父母可以领取最长不超过28个月的经济补助。

2013年8月1日起,幼儿自一岁起就依法有权要求获得托管位置。如今,三岁以下幼儿有三分之一进入了 5.5万个日托机构(Kitas)中的一个,或是由4.4万名日间保姆之一照顾。2017年享受这一政策的幼儿有69.45万人。2006年以来,三岁以下幼儿的托管位置已经增加了一倍多。

育儿假、父母津贴和婴幼儿照管条件的改善,为《基本法》中规定的女性平权的实现创造了更好的前提。年轻女性在教育领域不仅已经赶上了年轻男性,而且已经部分超越了他们(2017年53.1%的女性拥有高校入学资格,2016年学年的高校新生中女性占50.5%),但男女之间薪酬机会与职业前途的差距仍然存在:全职工作的女性平均薪酬仅为男性的79%。在领导岗位上的女性比例也偏低。如今,在所有达克斯企业中,七分之一的董事会职位由女性担任。

2015年起,私营经济和公共服务部门要遵循领导岗位男女平等的法律。该法律的规定诸如,上市企业监事会中30%的名额必须给女性此外,本届联邦政府已将这一目标写入2018《联合执政协议》,即到2025年公共服务部门的领导职位由男女共同平等担任。最后,联邦议院中女性的比例再一次有所下降,当前女性的占比为30.9%。但1983年以前,女性议员的占比还不到10%。

把包容作为重要的社会任务

对于残障人士,联邦政府也希望为他们创造均等机会,目标是建设一个包容的社会,让每个人都可以处处参与其中:学校、工作、业余生活。要达到这一目的,全面无障碍必不可少,不仅建筑物、街道与道路的障碍必须消除,社会的樊篱也必须打破,例如在进入劳动力市场方面。

德国是2007年第一批签署联合国《残障人权利公约》的国家,国家行动计划规范了公约的执行,该计划规定,要为重度残障青年更好地进入职业生涯做准备。除了行动计划以外,德国2017年还颁布了《联邦参与法》。

联邦政府另一个特别关心其需求与潜力的人群,是中老年人。德国五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超过了65岁。

他们的生活方式也日益多样化,并发生着改变。

总的看来,如今中老年人比以前要活跃得多,他们往往还没有退出劳动力市场。4540幢多代合居住房作为不同年龄人群的会聚地点,促进着青年人与中老年人的深入对话。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