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人权

设在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最重要的人权机构
设在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最重要的人权机构 EPA/Valentin Flauraud
对人权的尊重被写入《基本法》。德国还在全世界范围内致力于保护人们的权利和基本自由不受侵犯。

“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尊重和保护人的尊严是所有国家权力的义务。”这是《基本法》第一条中的明文规定。在《基本法》中,德国承认“不可侵犯的和不可转让的人权”是“所有人类社会、世界和平和正义的基础”。德国在外交关系中也严肃对待这一责任。人权的保护和加强在外交和国际事务中占有特殊地位,因为系统地侵犯人权,往往是冲突和危机的第一步。德国与欧盟伙伴国家一起、与联合国合作,在全球致力于保护与推进人权标准。

在国际人权机构中的参与

德国是联合国重要的人权协议及其附加议定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禁止酷刑公约》、《儿童权利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和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公约》)的缔约国。

德国最近签署的是《禁止酷刑公约》以及《残疾人权利公约》的附加议定书,二者都于2009年生效。德国也是批准《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个人申诉程序的附加议定书的第一个欧洲国家。

联邦政府支持防止歧视与种族歧视,在全球积极参与,反对死刑,支持政治参与和法律保护,捍卫宗教信仰自由与世界观自由,打击人口贩卖,敦促居住权、清洁饮用水和卫生设施权利的实施。

世界上有近21亿人无法获得清洁水。作为最大出资国,德国每年在该领域诸多项目投入4亿欧元,为改变该状况而做出贡献。获取水资源是最新人权议题之一,成为德国发展合作工作的重点。2017年仅在非洲,德国就为2500万人创造了获取饮用水的途径。

德国先后于2013年至2015年、2016年至2018年担任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人权委员会最重要的工具是“一般性定期审议”,即每个联合国成员都要向其报告本国人权义务的履行情况,并回答批评性问题。2018年德国第三次通过该审议程序。

在欧洲理事会47个成员国中,德国是在全欧洲范围内保护和促进人权、法治国家和民主的最积极的国家之一。通过里程碑式的协议,尤其是《欧洲人权公约》,欧洲理事会为欧洲共同法制区的发展做出贡献,并监督欧洲各国对有约束力的共同标准和价值的遵守情况。

国际人权政策的手段

欧洲理事会在欧洲推行人权的一个核心机构是设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EGMR)。欧洲理事会47个成员国的每个公民在其受到《欧洲人权宣言》保护的权利遭受侵犯时,都可以直接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诉。德国强调,欧洲理事会的所有成员国都应接受与履行欧洲人权法院的相关判决。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IStGH)负责战争犯罪、反人类罪行或种族灭绝等严重国际犯罪的国际刑事起诉。德国对国际刑事法院给予普遍承认。

联邦政府人权政策和人道援助事务专员Bärbel Kofler(巴尔贝尔·考夫勒)在外交部办公。她观察国际形势发展,与其他国家机构协调人权行动,并为联邦外交部长提供咨询。

自1998年起,德国人权政策接受德国联邦议院人权与人道救助委员会的追踪和监督。2000年德国人权研究所在柏林创建,这是一家由国家出资但具独立权限的机构。作为联合国巴黎原则意义上的国家人权机构,它要为德国在国内外的人权保护做出贡献。

为陷入困境的人们提供人道救助

联邦政府通过人道救助,为全世界因自然灾害、战争冲突或其他危机和冲突而突然陷入困境或面临此类威胁的人们提供支持,不论这一紧急状况是由何原因引起。人道救助是伦理责任的表现,也体现了与陷入困境的人们的团结。它面向陷入困境的人们的需求,基于人性、中立、无党派和独立的人道原则。

德国在世界范围承担帮助困难人群的责任,积极参与增强和发展国际人道主义体系。2017年,鉴于不断增加的需求,联邦政府从财政预算中拨款17.5亿欧元用于人道主义援助,由此而成为全世界第二大人道主义出资国。联邦政府并非直接提供人道主语援助,而是为联合国人道主义组织、国际红十字会与红星月运动以及德国非政府组织的相关项目提供资助。德国援助的重点是中东和非洲发生人道主义危机的地区。此外,德国是联合国人道主义中央应急基金(CERF)和联合国人道主义国别基金的长期支持国和第二大缴费国。

人权保护也是赛博外交政策的重要行动领域。2013年和2014年,联合国大会作出了关于在数字时代确保隐私权的决议。决议是根据一项德国-巴西倡议而发起的。德国的立场是,线上人权与线下人权同等重要。2018年,德国加强了其在数字时代保护个人隐私的努力,并担任自由在线联盟主席,该联盟致力于促进数字时代人权。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