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一体化的维护者

欧盟
欧盟 GettyImages/Echo
德国是欧盟创始国之一,在艰难时刻也同样致力于欧洲的团结。

没有哪个欧洲国家像德国一样有这么多的邻国。德国与9个国家分享边境,其中8个国家是欧盟(EU)成员国。欧洲一体化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政治成就之一,也构成了德国和平、安全和富裕的基石。它的进一步发展与加强一直是德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任务,尤其是在复杂的、多重危机的前兆下。欧盟这一历史性项目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如今已拥有28个成员国,人口超过5亿。德国的欧洲政策在欧洲一体化的各个步骤中都成为推动力,并在东西方冲突结束后积极参与构建了欧洲的共同防务。

picture alliance/chromorange

在欧洲一体化的框架内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共同市场,以在1957年《罗马条约》中提出的四个基本自由为特色:欧盟国家内部货物的自由流动、人员的自由流动、欧盟区域内的服务自由和自由的资本流动。

欧洲共同市场的规模和经济表现使欧盟成为世界经济的核心行为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由19国组成的欧元区的2018年经济增长预测为2.2%。作为欧盟最强大的经济体,德国在经济与社会变革期间承担着特别责任,这一点在金融与债务危机中尤其突出。欧元区国家成立了援助基金,即“欧洲稳定机制”(ESM)。在与法国及其他成员国的紧密伙伴关系中,德国联邦政府希望进一步强化与改革欧元区,以便欧元能够更好地抵御危机。

德法友谊作为欧洲一
体化的发动机

在欧洲一体化的同时,法国与德国在二战后建立了紧密的伙伴关系,如今这种关系已经被视为两个民族和解的典范。两国都是作为今天欧盟核心的欧洲经济共同体(EWG)1957年的六个创始国之一。

德法友谊1963年以《爱丽舍条约》奠定,由公民社会和许多德法机构承担。两国在欧洲与外交政策问题上密切合作,通过共同的倡议行动不断为欧洲政治的建设性发展做出贡献。

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一个较新的元素,是德国与波兰之间的合作。与波兰和解的最早成就要归功于德国前总理Willy Brandt(维利·勃兰特)上世纪70年代的新东方政策。其后续则是1990年关于德国统一的外部问题的《2+4条约》中对共同边境的承认,和同年签订并在1991年通过《德国睦邻条约》制度化的边境条约。与法国和波兰的伙伴合作关系汇聚成为“魏玛三角”的重要的三边关系。

通过欧洲共同行动
提高全球影响力

2009年,欧洲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GASP)通过《里斯本条约》进一步制度化。由外交部长理事会主席担任的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同时也是欧洲委员会副主席。2014年起这一职务由意大利人Federica Mogherini(费德丽卡·莫盖里尼)担任。她负责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问题,并对外代表欧盟。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她依靠欧洲对外行动署(EAD)的支持。通过这种制度化的革新,欧盟在国际上的可见度和影响力显著加强。欧洲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确保了欧盟拥有必要的行动能力,进行有效的危机管理。从长远角度来看,需要建立欧洲安全与防务联盟(ESVU)。

主要在2015年及2016年涌向欧洲的移民与难民潮是一个全欧洲的话题,德国与其伙伴正就此寻求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借助2016年3月的《欧盟-土耳其声明》、与非洲难民来源国与过境国的伙伴关系以及对蛇头的打击,欧盟委员会的《欧洲移民议程》已经取得具体成效:在最重要的难民迁徙路线上,2017年的非常规越境人数较2016年已减少了63%。但是,欧盟内部避难申请者的公平分配问题,仍需要一个可持续的、责任共担的解决方案。

德国致力于在危机预防与人道主义救援的框架内消除难民产生的原因。此外,对难民的“启蒙”也至关重要:比如德国外交部及在危机地区的驻外机构让人们了解逃亡与非常规移民的危险,并有针对性地用事实驳斥由犯罪蛇头散布的虚假信息。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