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立场

Yael Ronen(耶尔·罗南)的《Common Ground》(《共同基础》)在马克西姆·高尔基剧院上演是一次巨大的成功
Yael Ronen(耶尔·罗南)的《Common Ground》(《共同基础》)在马克西姆·高尔基剧院上演是一次巨大的成功 picture-alliance/Eventpress Hoensch
具有移民背景的作家和艺术家展现了具有张力的融合和对社会的新视角

在以多元主义为基础的德国社会,不会存在压倒一切的文化潮流,也不会有让其他城市黯然失色的大都市。因为联邦制的结构在德国存在不同时性的同时性,在戏剧、电影、音乐、美术和文学领域存在着完全不同、相互对立、相互竞争的流派。

dpa/Stephanie Pilick

在戏剧方面有这样一个明显的趋势:当代作者作品的首演数量激增。这些作品显示了当代表演形式的广泛性。在这些表演形式中,传统话剧往往通过哑剧、舞蹈、视频、非专业表演和音乐浓缩成一种类似表演的后戏剧式舞台活动。这种多样性,正如每年5月在柏林戏剧汇演所展示的那样,是针对复杂现实中的各种问题做出的多声音回应。

除了这种由社会中间阶层承载的文化主流,还出现了新的东西,它越来越多来自边缘社会背景,并闯进自由但也属主流的戏剧文化中,同时又有益于主流戏剧文化。

“后移民式”便是这种现象的关键词,它反映了德国是一个移民社会,在很多城市,但主要是在柏林可以见之。上百万德国人具有移民背景,他们作为移民的第二代、第三代生活在德国,他们讲述自己、父辈及祖辈的生活,是与几个世纪以来在德国生活的公民的不一样的故事。

他们不论是否出生在德国,通常都没有具体的移民故事的烙印,但是却深受混合文化经验的影响。在不同文化背景中的生活成就了与社会进行艺术争鸣的新形式,反映出当前的冲突主线,以及与权利、归属感和分享的谈判和对话。也因此表达了一种新的叙述,它促进了社会新的自我图像的形成,对国外关于德国的文化认知产生影响。

在柏林马克西姆·高尔基剧院上演的Shermin Langhoff(谢尔明·朗霍夫)的“后移民戏剧”是庆祝这种跨文化性的艺术创作的灯塔。其表演除了面向传统戏剧观众,还面向新的、主要是年轻人的群体。这反映出一个不断发展、区别于其他但难以辨清全貌的过程。凭借以色列导演Yael Ronen(耶尔·罗恩)执导的探讨巴尔干战争的《Common Ground》(《共同基础》)和探讨中东冲突的《The Situation》(《局势》)两部作品,高尔基剧院2015年与2016年受邀参加柏林戏剧汇演。剧院也理解、融汇了在流行音乐和文学作品中早已运用过的东西。在这里,艺术家的个人履历也反映了社会多样性,完全不同风格的融合充满张力,展示了新的视角。在流行音乐中,迥异的国际音乐风格[巴尔干节拍(Balkan-Beat)、非裔美国音乐、土耳其摇滚、美国嘻哈]与被认为是“典型德国”风格的影响和电子音乐表现结合起来。和其他国家一样,说唱乐承担起了来自移民家庭年轻人认同的角色。

作为土耳其移民的儿子,导演Fatih Akin(法提赫·阿金)已成功地出人头地。2018年他凭借由德国好莱坞女星Diane Kruger(黛安·克鲁格)主演的电影《Aus dem Nichts》(《凭空而来》)赢得金球奖。Akin在其电影中也探讨社会共处与对抗的棘手议题,让各种氛围和成见相互碰撞。后移民时代的德国不一定是温暖和煦的,但一定是引人入胜、充满活力的。

在当代文学中,后移民主题发挥中心作用

多年以来,拥有移民背景的重要作家早已自然而然地跻身最成功的德语作家之列,其中包括2015年赢得德国书业和平奖的Navid Kermani,这是德国最重要的文化奖项之一。还有Katja Petrowskaya(卡佳·彼特洛夫斯卡娅)、Sherko Fatah(舍尔克·法塔)、Nino Haratischwili(尼诺·哈拉齐维丽)、Saša Stanišić(萨沙·斯坦尼西奇)、Feridun Zaimoglu(费里顿·蔡莫葛鲁)和Alina Bronsky(艾琳娜·罗德斯基)。他们的书反思了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的背景经历,被广泛阅读。他们的文学作品将自己的主题和移民经验带入社会。

 

德国美术同样是开放和国际化的。德国艺术院校的新生统计就足以体现这一点:自2013年以来,每年新生中外国学生人数都超过德国学生。柏林有大约500个艺术画廊,给不同艺术风格众多施展空间的,当属年轻的当代艺术大都会,也是世界当代艺术最大的生产地之一。这点还体现在每两年举行一次的威尼斯双年展上:众多参展的国际艺术家都将柏林作为居住地。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