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建筑

汉堡的新地标:汉堡的易北爱乐音乐厅,由瑞士的Herzog & de Meuron事务所设计
汉堡的新地标:汉堡的易北爱乐音乐厅,由瑞士的Herzog & de Meuron事务所设计 dpa/Ralph Goldmann
理性与精确是德国建筑文化的特点。但随着生态建筑日益兴盛,德国建筑业也开始呈现出新的感性和随性。

德国在建筑领域的公共和私人投资总额几乎等于德国的国家财政总量。每年,大约3000亿欧元被用于新建和修缮,其中的六分之五是用于地上房屋建筑。难怪德国建筑业如此多彩纷呈,展现了最为多元的发展趋势。在风格方面,既有像汉堡海港城这样的综合性现代化城市扩建项目,也有如柏林城市宫重建或法兰克福老城复制这样的历史建筑重建项目。

然而在其丰富的图景之中,仍能分辨出几个体现了德国建筑文化变化特点的重要潮流。德国作为工程强国的传统美誉尤其源于设计。在包豪斯学派 -- 这个古典现代主义的建筑和设计流派将在2019年迎来它的百年庆典 -- 创建100年之后,德国建筑师仍被认为更多地注重精确性和目的性,而非拘泥于形式。在使用电脑生成建筑形态的时代,正是他们的这种态度和因此而具有的可靠性使他们在德国之外也备受赏识。

在美学上,这种理性设计态度可以表现为现代主义精神,即抽象及至优雅的设计风格,尤其是在住宅和办公建筑中;或者表现为科技型的大型项目,如Christoph Ingenhoven(克里斯托弗·英根霍恩)在杜塞尔多夫的事务所以及汉堡的gmp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那些。凭借这种理性建造的理念,许多德国建筑公司在世界各地的体育场、交通、文化建筑或高层建筑的建造上获得了成功,如Albert Speerjunior(小阿尔伯特·施佩尔)事务所、KSP Jürgen Engel(约尔根·恩格尔)事务所、Henn(海茵)建筑师事务所以及Barkow(巴考)和Leibinger(莱宾格)事务所。此外,他们如今还有一项在德国很早就被付诸实践的核心能力:对德国建筑师而言,自本世纪初以来,建筑的生态优化就是设计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俏皮的新形式

在过去20年中,Sauerbruch&Hutton(绍尔布鲁赫&赫顿)事务所(柏林)、Behnisch(贝尼施)建筑师事务所(斯图加特)、Hadi Teherani (海帝-特赫拉尼)建筑师事务所(汉堡)、Allmann Sattler Wappner(阿尔曼-沙特勒-华沛纳)建筑师事务所(慕尼黑),以及Schneider + Schumacher(施耐德+舒马赫)事务所(法兰克福)等国际著名的事务所不仅提出了建筑和楼宇技术方面令人信服的节约资源和能源的方法,也为对待生态问题的严谨态度找到了一种新的轻松俏皮的表现形式。外墙和内部富有品位的色彩组合取代了现代主义风格内敛的黑白面板,僵硬的横平竖直变成了更为感性的形态。建筑应当令人愉悦,这成为了可持续领域的焦点 -- 正如Matthias Sauerbruch(Sauerbruch&Hutton事务所)所言:“只有当人与他的房子建立起联系,并维护这种联系时,建筑才可能具有生态性。可持续性指的就是设计一栋受人喜爱的建筑。”

如今,凭着这种对感性的新的认可,许多以艺术为导向的建筑师获得了成功。例如,位于斯图加特的Lederer Ragnarsdóttir Oei(雷德尔-拉格纳斯多提-欧伊)事务所设计了一栋富有诗意的砖石建筑,它像是女性化形式的表现主义作品。与荷兰明星建筑师Rem Koolhaas(雷姆·库哈斯)一起在北京为中国中央电视台建造了高层建筑组合的Ole Scheeren(奥雷·舍人)发明了一种带有幽默的干扰的现代主义风格,例如,他在曼谷设计了一栋高层建筑,而其中的几层看上去像是破碎崩落了。建筑师Peter Haimerl(彼得·海默尔)对混凝土有着特殊的偏好,他能够通过富有个性的设计将农舍和村庄改造成文化场所。

来自国外的影响敞开怀抱

德国的这些建筑流派是欧洲式的开放精神的一部分,这种精神也表现为:许多外国的明星设计师都设计了德国的重要建筑。汉堡的易北爱乐音乐厅是由瑞士的Herzog & de Meuron(赫尔佐格&德梅隆)事务所设计的,他们还将在柏林建造20世纪博物馆。2009年起展出令人惊叹的纳芙蒂蒂半身塑像的、同样位于柏林的新博物馆则是由英国建筑师David Chipperfield(戴卫·奇普菲尔德)设计的。美国和欧洲的建筑师们构建了法兰克福的天际线。排名全球前100位的建筑事务所大多至少有一栋建筑作品在德国。

但如今,德国建筑界最大的挑战是住宅,它们在德国建筑支出中占了一大半。人口密集的大都市的经济适用住房市场原本就很紧张,数十万难民的迁入更是加剧了这一状况,使提供住房成为复杂的任务。为了避免以在绿色田野上建造卫星城这样令人沮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各市镇正越来越多地考虑加强市中心的密度。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德国建筑界表现出了极大的创造力,例如,柏林正在规划一个新的大型实验性住宅区,它以第二帝国时期的历史街区为范本。因为多数建筑师和大多数民众都认为,只有当工作和居住、购物和休闲活动相互交织,构成多姿多彩、充满活力的街区时,城市才是宜居的。在高房价的城市里成功地实现这一愿景,是未来几年内建筑师和城市规划者们的核心任务。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