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飞速变迁

社交媒体从根本上改变了传媒体制、沟通方式和公共领域
社交媒体从根本上改变了传媒体制、沟通方式和公共领域 Malte Christians/dpa
德国拥有自由的、多种声音的媒体格局。数字化是结构深刻转型的导因。

新闻和言论自由在德国得到高度保障,受到宪法保护。《基本法》第5条写道:“每个人都拥有用语言、文字和图画表达和传播自己意见的权利,以及毫无阻碍从普通信息来源获取信息的权利。(......)没有新闻审查。

picture alliance/Moritz Vennemann

”2017年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公布的《Press Freedom Index》(《新闻自由索引》)中,德国位列180个国家中的第16位。德国有言论多样化和信息多元主义。

新闻不在政府或者政党手里,而是由私营媒体企业负责。以英国为榜样的公法广播电视台(德国电视一台、电视二台和德国广播)是公法公司和机构,其资金来源于广播电视费,它们是以公私双元制为基础的媒体格局中的第二根支柱,这一原则的核心从1949年联邦德国成立至今从未改变。2015年每月的广播电视费为17.50欧元。

此外,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很多私营广播电视台也进入市场。最重要的电视新闻节目是德国电视一台(ARD)的“每日新闻”­(Tagesschau)和“每日主题”(Tagesthemen)、德国电视二台(ZDF)的“今日”(heute)和“今日新闻”(heute jounal),以及RTL台“当前新闻”(RTL aktuell)。仅世界前十媒体城市之一的柏林就有900名受认证的议会通讯员和440名来自60个国家的海外记者。

多声音媒体还包括大约300家在地方广为传播的日报、20家周报和1600种大众杂志。德国是继中国、印度、日本和美国之后的世界第5大报业市场,每个出版日出售1610万份日报和500万份周报和周日报(2016年)。领头的跨地区报纸有《南德意志报》、《法兰克福汇报》、《世界报》和《商报》,它们因深入调查和分析、背景介绍和综合评论而受到好评。新闻杂志《明镜》周刊/“明镜在线”和大众小报《图片报》是被引用最多的媒体。

同时,新闻业正处在结构深刻转型时期。15年以来,日报一般平均减少1.5%-2%的付费印刷量。它们的年轻读者越来越少,出版量继续减少,广告收入日益难以为继。作为对互联网免费文化的回应,100多家报纸已经设置了付费墙。出版业正处于变化中 -- 这也是因为如今每天有近80万份报纸以电子报纸的形式数字发行,数字订阅的数量也在不断增长。

媒体世界的数字化、互联网、移动终端设备的强劲增长以及社交媒体的胜利明显地改变了媒体使用行为。14岁以上的6240万德国人
(约89,8%)使用互联网。超过5000万人在每天使用互联网。每名用户每日平均在线165分钟(全部人口平均值则为149分钟);使用移动网络的人如今已超过半数。 另外,互联网用户的整整一半是私人社区会员。数字革命为公共领域带来了新的定义,社交媒体和博客空间是开放的对话社会的产物,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人都能参与话语,形成舆论。互联网中互动的集体平台是否同时能形成未来数字新闻业的基础,尚需拭目以待。各领域的记者都把与虚假新闻和假信息做斗争视为自己的新闻责任。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