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制国家

在柏林帝国议会大厦的屋顶上:每天有约8000人参观这座大厦
在柏林帝国议会大厦的屋顶上:每天有约8000人参观这座大厦 Nikada/Getty Images
德国是一个议会民主制国家,宪法机关包括联邦议院、联邦参议院、联邦总统、联邦政府以及联邦宪法法院。

德国是一个议会制与联邦制民主国家。公众感知度最高的宪法机关是联邦议院,它由拥有选举权的公民每四年直接选举产生。联邦议院最重要的任务是立法以及监督政府工作,它通过秘密选举产生本届立法会议任期的联邦总理。

dpa/Michael Kappeler

总理在联邦政府中拥有路线方针权限,也就是说,总理确定的政治方针必须遵守。联邦总理还确定各个联邦部长人选,并从中指定一名副总理。但这事实上则是由参与执政的政党来决定,谁来负责该党在联合执政协议中分到的部门。一旦执政联盟破裂,总理也可能四年任期未满就提早下台,因为联邦议院有权在任何时候罢免政府首脑。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议会同时还必须通过所谓“建设性的不信任投票”选出继任者,也就是说,不会出现没有民选政府在任的时段。

联合政府在德国司空见惯

决定议会特点的是个人化比例选举体制,由此,较小的政党也可按其选票比例进入联邦议院。因此,除了一次例外,联邦政府总是由几个在大选中互相竞争的政党联合组建;自1949年首届联邦议院选举以来,共出现了23个联合政府。

为了防止议会分裂,方便政府组阁,政党必须至少获得5%的选票(或3个直选议席)才可以进入联邦议院(5%门槛)。

德国的联邦制特色体现在16个联邦州拥有较大的独立性,尤其是在警察、防灾、司法、教育和文化事务上。

柏林、汉堡与不来梅三市因历史原因直接成为联邦州。各州与中央政府的密切交错独具特色,使得州政府可以有多种可能性参与联邦政治,这尤其是通过作为第二院的联邦参议院实现的,该机构由各州政府成员组成,同样设在柏林。

人口较多的州在联邦参议院中的代表人数多于人口较少的州。那些在联邦层面属于在野党的政党,或根本未能进入联邦议院的政党,可以通过参与州政府的执政对联邦政治产生影响,因为大量联邦法律和规定需要获得联邦参议院的批准。2011年和2014年,联邦议院中两个最小的政党,即联盟90/绿党和左翼党,首次各自在一个联邦州获得州长之位
(巴登-符腾堡州和图林根州)。

因为各州议会没有统一的选举日程,而议会任期也各有不同,在联邦议院的一个任期里,会出现联邦参议院力量对比多次转换的情况。

在当前各州议会的组成情况下,联邦政府在联邦参议院中无法确保多数。但也不再会出现壁垒分明的一致表决的情况,因为16个联邦州中联合政府的多样性为自联邦德国建国以来所未见。

只有巴伐利亚州是基社盟单独执政而没有联合执政伙伴,其他各州,除了基民盟与社民党的联盟外,还有社民党和联盟90/绿党、基民盟和联盟90/绿党、社民党和左翼党的联盟,还有一个联盟是由左翼党、社民党和联盟90/绿党组成。

联邦总统是国家第一公民

联邦总统是礼仪上的最高职位。总统并非民选,而是由专门为此召集的联邦大会选举产生。联邦大会与会者半数为联邦议院的议员,半数为各州议会按当地席位分配比例选出的成员。联邦总统任期为5年,可连任一届。

2012年起担任联邦总统的是Joachim Gauck(约阿希姆·高克)。他是无党派人士,曾在民主德国担任新教牧师,在1989/1990年的和平革命中积极参与民权运动。Joachim Gauck是自1949年来的第11位联邦总统。

虽然联邦总统主要承担的是代表性的任务,但也可以拒绝签署他怀疑违宪的法律。迄今的历任总统都是通过获得高度关注的公开讲话发挥最大影响。

联邦总统远离政党政治,但参与当前议题,有时会向政府、议会或民众发出行动呼吁。自称为民众总统的Joachim Gauck经常谈论的话题是人权问题、德国的自我责任,以及民主所面临的危险。

卡尔斯鲁厄的联邦宪法法院捍卫着《基本法》

设在卡尔斯鲁厄的联邦宪法法院能够发挥很多影响,在公众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它被视为“《基本法》的捍卫者”,通过其权威性的判决,做出对宪法条文有约束力的解释。

两个判决委员会负责审理宪法机关之间的权限纠纷,并可以宣布某项法律违宪。

每位联邦公民如果认为自己的基本权利被某项法律损害,都可诉诸宪法法院。最后,联邦宪法法院还通过对联邦议院向欧盟让渡权限的判决发挥重大影响。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