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飞速变迁

社交媒体从根本上改变了传媒体制、沟通方式和公共领域
社交媒体从根本上改变了传媒体制、沟通方式和公共领域 Malte Christians/dpa
德国拥有自由的、多种声音的媒体格局。数字化是结构深刻转型的导因。

新闻和言论自由在德国得到高度保障,受到宪法保护。《基本法》第5条写道:“每个人都拥有用语言、文字和图画表达和传播自己意见的权利,以及毫无阻碍从普通信息来源获取信息的权利。(......)没有新闻审查。

picture alliance/Moritz Vennemann

”2015年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公布的《Press Freedom Index》(《新闻自由索引》)中,德国位列180个国家中的第12位。德国有言论多样化和信息多元主义。

新闻不在政府或者政党手里,而是由私营媒体企业负责。以英国为榜样的公法广播电视台(德国电视一台、电视二台和德国广播)是公法公司和机构,其资金来源于广播电视费,它们是以公私双元制为基础的媒体格局中的第二根支柱,这一原则的核心从1949年联邦德国成立至今从未改变。2015年每月的广播电视费为17.50欧元。

此外,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很多私营广播电视台也进入市场。2014年,每个家庭平均可以收到78个电视台,包括所有付费电视,总共有近400个节目。最重要的电视新闻节目是德国电视一台(ARD)的“每日新闻”(Tagesschau)和“每日主题”(Tages­themen)、德国电视二台(ZDF)的“今日”(heute)和“今日新闻”(heute jounal),以及RTL台“当前新闻”(RTL aktuell)。仅世界前十媒体城市之一的柏林
就有900名受认证的议会通讯
员和400名来自60个国家的海
外记者。

多声音媒体还包括329家在地方广为传播的日报、20家周报和1590种大众杂志(2014年)。

德国是继中国、印度、日本和美国之后的世界第5大报业市场,每个出版日出售1754万份日报和500万份周报和周日报(2014年)。领头的跨地区报纸有《南德意志报》、《法兰克福汇报》、《世界报》和《商报》,它们因深入调查和分析、背景介绍和综合评论而受到好评。新闻杂志《明镜》周刊/“明镜在线”和大众小报《图片报》是被引用最多的媒体。

同时,新闻业正处在结构深刻转型时期。15年以来,日报一般平均减少1.5%-2%的付费印刷量。它们的年轻读者越来越少,出版量继续减少,广告收入日益难以为继。作为对互联网免费文化的回应,100多家报纸已经设置了付费墙。

媒体世界的数字化、互联网、移动终端设备的强劲增长以及社交
媒体的胜利明显地改变了媒体使用行为。14岁以上的5560万德国人(约79%)使用互联网。

2014年,每个互联网用户每周有5.9天在线,他们每日在互联网上的时间大约为166分钟。一半人用移动设备上网。另外,互联网用户的整整一半是私人社区会员。数字革命为公共领域带来了新的定义,社交媒体和博客空间是开放的对话社会的产物,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人都能参与话语,形成
舆论。互联网中互动的集体平
台是否同时能形成未来数字新
闻业的基础,尚需拭目以待。例如,在德国,人们很好奇地跟踪2014年作为众筹项目启动的在
线杂志《Krautreporter》(《众筹记者》)的发展。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