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教育与知识

积极参与的对外科研政策

德国在外交政策上也致力于科学合作。与危机和冲突地区的学术交流在此发挥特殊作用。
 Aussenwissenschaftspolitik
© Getty Images/Digital Vision

科学与高校交流是对外文化与教育政策(AKBP)的一个支柱。外交部在其实施方面的重要伙伴是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亚历山大·冯·洪堡基金会、德国考古研究所(DAI)和各政党活跃在全球的基金会。2009年来,对外科学政策倡议计划拓展了已被证明有效的手段,并增加了新的措施。目前在全世界有分别设在莫斯科、新德里、纽约、圣保罗和东京的五个德意志科学与创新之家(DWIH)为与德国进行科学合作做宣传。2020年9月,DAAD宣布将在旧金山再开设一家德意志科学与创新之家。

此外,2009年起还有在俄罗斯、泰国、智利和哥伦比亚新建的五个卓越中心获得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资助:这些中心把上百名国际科学家与德国科研界联系起来,并培养最高水平的科研后备人才。2008年以来,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设立了10个专业中心,以打造新的研究能力、改善培训质量。 

加强科学自由

对外文化与教育政策的一个中心任务是,在危机时期和危机地区以及在转型国家打开教育与研究之门,从而创造科研与学术的前景。此项艰难工作所抱的希望是,通过在研究和高等教育方面的合作能够打下基础,这往往是政治和解及随后的危机预防和消除所必不可少的。

最近大量危机和冲突导致年轻人的教育之路受到阻挡,同时科学自由遭到的压制也越来越严重。针对这些问题,德国外交部资助柏林洪堡大学的菲利普-施瓦茨倡议计划,该计划帮助受到威胁的科研人员在德国工作。2014年德国学术交流中心也与外交部共同推出了“为叙利亚培养领导人才”计划,211名叙利亚奖学金生由此得以来到德国学习并完成学业。此外,外交部还为旨在帮助在第一接纳国的难民的各类“原地奖学金计划”提供资助。这里尤其要提到的是德国学术难民倡议计划阿尔伯特-爱因斯坦(DAFI),这是外交部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合作实施的。此外还有德国学术交流中心的一些原地奖学金。

致力于“良治”

德国教育与科研机构由此在高教与研究政策框架条件较为困难的地方创造前景、保障通道开放。德国学术交流中心还与联邦教研部共同推出了“Integra -- 难民融入专业学习”以及“Welcome -- 大学生为难民投入”计划。

自2011年来,德国与几个阿拉伯国家还结成了转型伙伴关系,通过与德国高校的合作项目,支持阿拉伯大学的改革努力。一个尤为重要的领域是在“良治”领域的大量项目,此类项目面向全世界危机地区的未来领导人才。

与非洲的伙伴关系

非洲也在对外科学政策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联邦教研部在2018年通过的非洲战略中加强了与该地区的合作,尤其是在气候、能源、营养和城市化领域。德国和非洲的合作伙伴们希望通过知识转让和加强高等教育,共同为紧迫的全球性问题寻找答案,比如应对气候变化以及与传染病作斗争。

新冠大流行再次突显了国际科学合作的必要性。同时,它使人们开始寻找建立交流的新方法,并加快了这一领域的现有发展。因此,像DAAD这样的核心行动者致力于寻找增加流动性之外的替代方法。未来,合作肯定会比之前更多地通过数字化手段来实现。